连载

终是流年负深情

阿影作者

言情

7.7万字连载原创书殿

2019-07-22 12:57:54

在线阅读

《终是流年负深情》小说连载于原创书殿,夏满靳凉是这本小说的主角。这本小说是一本虐心小说,作者通过情节设置来展现人物冲突,让读者欲罢不能。小说主要讲述了:夏满到现在都记得,当年靳凉为了让他的那个妹妹免受牢狱之苦,宁愿以婚姻为条件,让夏满代替他妹妹入狱。而她当年为了能够成为靳凉的妻子,竟然还同意了?所以之后的三年监狱生活磨灭了她的骄傲,夏满现在不想要埋怨任何人,即使因为这三年的牢狱生活,她变得不再是她,即使这三年的生活让她失去了那个真心爱她的父亲,夏满也不曾叫过苦。可是为什么靳凉还是要为了那个妹妹,将夏满一次又一次的抛下呢?他不过就是认为夏满不会离开他.......更多小说精彩内容尽在A1小说阅读网!

终是流年负深情

《终是流年负深情》文章节选

靳凉抬手,第一次动手打了她,“靳玫,你真让我失望。”

那突如其来的巴掌,让她彻底懵了。眼泪一颗颗地掉,正要控诉他的时候,却见他冷漠转身要走,她一慌,不管不顾地扑了过去,死死地抱住他的腰身。

“哥哥,你要去哪里,别丢下我。小玫惹哥哥生气了,你别丢下我,我知错了,我真的知错了。”

“闭嘴!”他阴沉着面色,迸起的青筋,像是隐忍到了极致。

靳玫被吼地吓了一跳,果然噤若寒蝉,靳凉正要扒开她圈在腰间的手时,却蓦地瞥见她纱布透出的血红。

皱眉,终究是敛了情绪。

“去床上躺着,我去叫医生。”

“哥哥,你不走了么?”

靳凉抿唇,没有看她,却是转身去叫了医生来,回来的同时,他也在。

靳玫这就放下了心来,露出一抹笑。

出了点血,医生又重新给她包扎了下,再三叮嘱她不要再伤到筋骨了,不然真的会一辈子好不了了。

靳玫听着,眼泪又巴巴地掉,“呜呜呜,哥哥,我下个月的走秀稿怎么办啊。过了这个秀,我的名声就会大噪,花开也更上一层楼,可是现在,我拿什么去交稿。”

她哭了好久,靳凉第一次没有去劝,而是眉宇紧皱地站在一旁,像是根本听不见似的。

“哥哥,你不是不要我报警去抓夏满吗?我可以答应你,但是你叫她必须帮我完成这场秀,不然,我一定要叫她下半身都在牢狱里渡过。”她扬起手上的伤口,这便是告夏满最致命的证据。

靳凉猛地看过去,眼眸浮动厉光,“你在威胁我?”

靳玫,“哥哥,我怎么可能会威胁你,这不是给夏满一个补过的机会吗?她本就是蓄意谋杀,我不告她,已经算她走运了。但作为条件,她必须帮我完成这次的秀稿,而且,是要用我的名义,完美惊艳才行。这是她应该要还我的!”

如果不是夏满,她的手又怎么会受伤?

所以这是夏满欠她的,若不想坐牢,便理应还给她!

靳凉的神色很沉,薄唇抿着,叫人看不出他此刻的心思。

靳玫的眼泪又要落下,“哥哥!”

良久,他妥协了。

如果不画稿,便要坐牢。

“好,过几日。。。。。我去跟她说。”

靳玫张了张嘴,“哥哥,这事迫在眉睫,再过几日,我怕来不及。这是我一辈子的梦想啊,难道你忍心看着我失去它吗?”

他沉默了片刻,“好,那就,明天。”

靳玫这才笑了。

翌日,靳凉去看夏满的时候,却发现她的面色竟比昨日还要难看三分,整张脸都透着一股子的黯黄,看得他格外心疼。

夏满看了他一眼,“靳玫给我发的信息我看到了,你要我帮她完成画稿,对吗?”

在她平静的目光注视之下,他却觉得头皮都在发僵,“是。”

“好啊。”她竟大方应了,还绽开一抹笑容,“签了它,你的要求,我便答应。”

素手扬起的,是一份协议,白字黑字,刺痛了他的眼。

又是离婚协议。

“夏满,一定要这样吗?”他满嘴苦涩。

“靳凉,我们终究是情浅。”她轻声说。

最后,他执着笔,签下了此生最丑陋的签名。

靳凉。

一笔一划,艰涩又颤抖。

她轻轻将文件收拾,闭上眸,下逐客令,“好了,你走吧,她的秀稿我会如期完成的。”

靳凉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红了眼睛,可是她却连看都不屑再看他一眼,他仍站在原地,目光近乎贪婪地描绘着她的五官,像是从此以后,要将她刻进骨血里的悲凉。

他问:“夏满,我可以,再抱抱你吗?”

她答:“有必要吗?”

这一夜,他站在她的床边整整一宿,她的眼睛,却连一次都未睁开。

可没人发现,她隐匿在半边枕头里的眼角,却已是濡湿。

靳凉,缘薄情浅,说的便是我们吧。

哪怕我知道,你心中亦有爱。

终是流年负深情章节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最热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